中國的面貌和在國際社會中的地位得到根本性提升

  • 时间:

【蔡少芬婆婆惹争议】

社會心態更加理性平和。中國傳統文化歷來註重中道,講究中庸,厭惡極端,主張“有無相生”、“過猶不及”、禍福相依的中道觀。孔子堅持“和而不同”,主張“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禮記》提出了“萬物並育而不相害,道並行而不相悖”的理念。正是基於這種文化背景,中國的政治理念更加考慮長遠的利益,更加具有理智的韌性。改革開放以來,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加之快速而劇烈的社會變革,人們急功近利的浮躁心理得以滋生,面對某些變故和事務,往往會出現情緒化反應。伴隨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的逐步形成、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日漸深入人心、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不斷推進,社會和諧有序、人民安居樂業,公民思想道德和文明程度不斷提高,公共意識不斷提升,對未來越來越有信心,社會浮躁趨於消解,理性平和的社會心態得以建立。與此同時,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人的交往範圍有了很大拓展。40年前,中國還有80%以上的人生活在農村,而且基本處在自然經濟狀態之下。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中國的工業化、城鎮化和市場經濟的發展,結構性地改變了國人的生活方式。在城鎮化過程中,中國人生存方式已不再是故土難離的執著,而是隨著就學、工作和商務增加了流動性和自主選擇性,這種流動不僅限於國內,而且走向全球。在此過程中,中國人的公共意識、責任意識明顯提升,越來越多地願意參與公共事務,如環境保護、公益事業、社區活動等。

思想觀念更加開放包容。一方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經濟穩步發展,法治建設有序推進,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深入人心,人民群眾的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和生態權利日益擴展並且越來越有制度性保障。這一切都證明,我們黨開創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正確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越來越完善。在此背景下,富裕起來的中國人越來越多地走出國門,增長了見識、擴大了視野、豐富了精神世界,不僅越來越能夠理解世界的多樣性,而且心態也變得更加開放包容,越來越有意願積極主動參與國際活動,就國內外各種共同關心的問題進行對話和交流。在過去,我們往往囿於埋頭做好自己的事,不能在國際上積極表達自己的訴求和話語。發展到今天,就國際問題和社會治理而言,中國不再是被動地適應國際議題,而是以積极參与者的姿態在互動中相互學習、發揮作用,中國人越來越具備了大國公民的心態。另一方面,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舊的發展模式已難以為繼,新發展理念逐漸深入人心,我們不再只考慮發展速度,而是越來越追求有質量的發展。中國人在科學技術、思想觀念、發展理念、社會治理等方面都有了新的姿態,更明確地採取自主創新的意願和立場,不再滿足於“跟跑”,而是越來越在“並跑”的過程中嘗試“領跑”。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改革開放極大改變了中國的面貌、中華民族的面貌、中國人民的面貌、中國共產黨的面貌。40年來,中國人民的精神世界發生了時代性變化,精神特質呈現出全新特征。中國人民正在以嶄新的面貌、自信的步伐邁向未來。

文化心理更加從容自信。鴉片戰爭以來,在列強堅船利炮攻擊下,在半封建半殖民地境遇中,自慚形穢的自卑心理逐漸成為中華民族文化心理的主流。這種文化心理表現為兩個方面:一是崇洋媚外,認為西方在文化的根基上優於中國文化;二是極端排外,閉關鎖國。這兩種表現,看似極端對立,但實質上都是自卑心態的表現。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國人民擺脫了任人宰割的境遇,不再生活在列強的刺刀和槍彈陰影之下。但在經濟和科學技術落後的情況下,自卑心理無法徹底掃除。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經過40年改革開放,中國的面貌和在國際社會中的地位得到根本性提升,近代以來久經磨難的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迎來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光明前景。撫今追昔,改革開放開始不久,中國人的精神世界還多是心儀舶來的學說和思想,“弗洛伊德熱”“尼采熱”“薩特熱”“海德格爾熱”一浪接一浪,存在主義、結構主義、精神分析、現象學一潮連一潮,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但隨著改革開放進程,中國人民開始從精神層面變得自信起來,越來越能夠實事求是地看待自己、看待世界。到今天,我們已經清晰認識到,中國的發展必須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以自己的傳統為根基,以自己的社會實際為基礎和出發點。只有立足自身傳統才能真正有選擇地借鑒世界文明的優秀成果,從而取得社會發展實實在在的成果。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大大提升,中國人民明顯擺脫了近代以來形成的矮人一等的自卑心理,在文化心理上變得更加從容自信。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人民的精神特質作者:韓震(北京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北京師範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