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红军在江界河、回龙场、茶山关等渡口强渡乌江-今日新闻网
点击关闭

长征界河-中央红军在江界河、回龙场、茶山关等渡口强渡乌江

  • 时间:

陈都灵穿婚纱走秀

靜——它靜靜流淌,溫柔而靜謐;

1935年1月1日,猴場會議否定了博古、李德的錯誤路線,決定迅速渡過烏江,這被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稱作紅軍長征「反攻第一仗」。1月1日至1月6日,中央紅軍在江界河、回龍場、茶山關等渡口強渡烏江,隨即佔領遵義城。

1月1日,紅一軍團第一師第一團8名勇士組成突擊隊,在回龍場渡口乘竹筏偷渡,被巨浪吞沒。1月2日上午,紅一軍團第二師第四團突破烏江的戰鬥開始,由第三連連長毛振華率7名水性好的戰士泅渡。晚上部隊又組織18名勇士乘竹筏在江界河新渡口偷渡。

新華社記者齊健、張瑞傑、朱超

與此同時,紅三軍團、紅一軍團、紅九軍團分別在茶山關、洛旺渡、水口渡、回龍場等渡口強渡烏江成功,一舉突破敵人的烏江防線,至6日,中央紅軍全部渡過烏江天險。強渡烏江戰鬥的勝利極大鼓舞了全軍的士氣。

紅軍到達烏江時,國民黨把船隻都毀了,周圍連一塊像樣的木板都難找到。紅軍只能就地取材扎竹筏渡江。

(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烏江:紅軍在這裏開始反攻

甕安縣黨史專家聶其康介紹,當時烏江以岸陡流急著名,水不深,江水清澈見底,但明暗礁石多、江水流速快,一般的竹筏放下去轉眼就沖走了,想渡江非常困難。

這是7月3日拍攝的烏江江界河渡口。新華社記者 王思維

這是7月3日拍攝的烏江江界河渡口。新華社記者 王思維

新華社貴陽7月10日電題:烏江:紅軍在這裏開始反攻

「強渡烏江用的竹筏後來被當地人稱作紅軍水馬。」猴場會議會址管理所所長王維飛介紹說,這種竹筏是將數根竹子的一頭用火烤,用力彎成一個鈍角,每根竹子的兩頭和中間都用鑿子打一個孔,然後用小竹子穿在每根竹子中間,並用竹繩捆緊。

84年前,中央紅軍強渡烏江時,這裏堪稱天險。

通——刻有楊成武將軍書寫「烏江天險」四個字的北岸火金山,依然直刺青天,讓人望而生畏。山側有一座大橋通聯南北,水面上船隻往來自如。

近日,記者重走長征路來到烏江江界河渡口。

甕安縣江界河鎮渡江村村民田景翔說,他愛人的三伯伯猶澤洪當年19歲,非常有力氣,他用扁擔做槳渡了五六個紅軍。「我們經常講紅軍的故事,我們現在的幸福生活是紅軍用生命換來的。」

如今,隨着貴州「西電東送」標誌性工程烏江構皮灘水庫的建成,現在的江界河渡口已是庫區,水位升高了100多米。這一帶成為有名的風景名勝區,有的遊船上寫着「長征」的字樣。岸上的宣傳欄顯示,當地正為打贏另一場「戰鬥」而努力:保護好烏江流域的青山綠水。

這是7月3日拍攝的烏江江界河渡口(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現在的烏江是這般模樣:綠——它山水連綿,山綠,水也綠;

1月3日9時,強渡重新開始,紅軍戰士在密集火力掩護下乘竹筏從新渡口沖向對岸。頭天晚上偷渡成功的毛振華突然在岸上發起攻擊,敵軍頓時亂成一團。接着,後面的竹筏陸續跟了過去。當日上午,烏江浮橋架成。

1935年1月15日《紅星》報的第三版上,刊登一篇文章《偉大的開始——一九三五年的第一個戰鬥》,寫作時間是1月6日。

「橫走天下路,難過烏江渡。」烏江又名黔江,是長江上游南岸最大支流,全長千余公里,天然落差2000餘米,兩岸絕壁高聳入雲。

今日关键词:火星上有生命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