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3d网址-今日新闻网
点击关闭

科幻电影-现在:口碑科幻网络电影凭什么立足于市场

  • 时间:

诺基亚7.2曝光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一起拍電影。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2017年,闞若涵執導的低成本軟科幻影片《海帶》以一種全新的黑色幽默形式為觀眾講述了一個荒誕離奇的「海帶星人入侵地球」的故事:精神病患者衛仁磊(諧音,為人類)偶遇外星海帶人,得知了世界即將毀滅以及逃離地球的方法后,在使命感催促下不得不去努力拯救全世界。在科幻片的外殼之下,影片深刻反諷揭露了人性和社會,文藝氣質濃厚,製作還算精良。

當網絡電影這種內容形態曲折狂飆式前進的5年間,行業內人士越來越傾向的「政治正確」是:「網絡電影和院線電影都是電影。」——讓初心依然是初心,讓電影終將成為電影。

新人導演王人超原是職業廣告導演,2013年開始獨立開發《孤島終結》劇本,歷經多次調整,終於在2015年籌備製作,一人自掏腰包7萬元兼任導演、編劇、攝影、製片工作,演員是身邊朋友,整個劇組只有七個人,自然光手持拍攝,只有室內場景用了一個小LED燈,中途還經歷沒錢停機的窘境。

現在:口碑科幻網絡電影憑什麼立足於市場

影評人電子騎士有觀點雲:一些科幻題材想象奇特,內容新奇,適合包容性較強的網絡電影,網絡電影也需要科幻題材來豐富它的品類。

當然由於成本限制,這些影片都有粗糙和不成熟之處,但結合目前硬科幻缺乏運作資金、技術等客觀情況,還是先寫好故事,從小成本軟科幻做起。我們缺的,是基本的科學精神,創作素養,和邁出去的一點點的勇氣而已。

突破預想的是,在2018網絡原創節目發展分析報告(網絡電影篇)中顯示,2018年上線了74部科幻題材網絡電影,在全年上線總片量中佔4.8%左右,屬於題材品類中的中等數量。

事實上,《流浪地球》之前,科幻電影本就不是電影市場的熱門,更不受投資者青睞,尤其在注重經濟效應,快餐式生產的網絡電影領域,科幻題材面臨著開發難度大,投入相對高、觀眾觀影心理陌生等現實困境,比較難以商業化的操作方式從市場尋求回報。所以,網絡電影的熱門題材都聚集在動作,冒險,奇幻,懸疑,古裝,喜劇等傳統類型上,也是當下網絡電影最容易出爆款的題材領域。

2016年《無限斗界之暗夜雙龍》7.5分,1110人評分;2017年《海帶》6.5分,2397人評分;2017年《孤島終結》6.4分,1189人評分;2019年《最後的日出》5.7分,1245人評分。

過去:「科幻」數量不少,難有商業運作

也可以理解為,當前市場下,做一部純硬核科幻網絡電影少不了「求生欲」。

那麼問題來了,經濟效應不理想,這些科幻特徵明顯的口碑網絡電影,他們靠什麼立足於市場?

但商業化情況就沒那麼樂觀了。2019上半年、2018全年,沒有科幻題材網絡電影進入票房top20榜單,2017年,張濤導演,奇樹有魚發行的《超自然事件之墜龍事件》以近2000萬分賬位列當年愛奇藝年度榜第二,投資回報率近135%,但相比于「科幻」,這部影片更大的認知賣點在於穿越噱頭和動物特效帶給觀眾的觀影刺激。

低成本且只拍了14天的小製作,沒有宏大的場景和科技感十足的裝備武器,但小而美風格的軟科幻+公路片故事很完整,情節流暢,配樂精緻。獲得優酷電影出品,聯瑞影業、橙樂星娛文化、少年派影業等多家公司聯合出品,不僅同時入圍幾個國外科幻電影節,也獲得世界三大奇幻電影節之一的第三十九屆葡萄牙奇幻電影節的最佳影片獎。演繹着中國科幻的多種可能。

作者 / 蘇蘇在《流浪地球》和《上海堡壘》對中國科幻大門一開一關的回合較量下,「中國科幻」四個字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來得端正莊嚴。可似乎,這個「中國科幻」並不包含國產科幻網絡電影。

科幻電影需在科學真實的基礎上進行藝術創作,截止發稿,這幾個月通過規劃備案的科幻網絡電影,已超百部有餘。大環境下,這些「科幻」商業片,缺少強大的科學世界觀,素養,人才,投入,工業化製作能力做支撐,一些仍舊是軟科幻和「偽科幻」,還與動作、玄幻、奇幻、怪獸、冒險等打結合拳,或僅停在「科幻」標籤上。

即使一些電影冠之以「科幻」,他們中的大多數仍然是奇幻故事,或者混搭着玄幻、魔幻類型。多的是各種類型詞彙,缺少的是基本的科學精神和科學素養,並沒有因為「科幻」帶來內容上的驚喜。

以品質打底,《海帶》獲得了淘夢聯合出品和營銷發行的支持,有了線下觀影會、研討沙龍等宣發動作,上線愛奇藝獲評A級,首日播放位居當日新片榜首。間接證明網絡電影在中國科幻電影是一條可行之路,也給了低成本科幻作品一個面向市場的機會。

有着硬核高概念科幻內核,以7萬元超低成本拍就的科幻網絡電影《孤島終結》,它的故事也同樣勵志。

只能說,商業片有商業化的考量,網絡電影目前仍在於奇點噱頭的設計和巧妙的「四兩撥千斤」,仍在曲折中前進,科幻網絡電影更是如此。

已經拿到龍標的科幻影片《最後的日出》放棄院線投奔網絡,於今年春節檔在優酷播出,這部青春災難科幻片也引發了一波科幻討論潮,講述了太陽消失后永夜降臨,地球溫度驟減,世界冰封,至暗時刻下人類如何生存的故事。

事實真的如此嗎?險峰在前,總要有人付諸實踐探索,創造的新天地,是驚喜,也是未知。正如2017年那部,花7萬塊拍就的口碑科幻網絡電影《孤島終結》所言:我們創造的,似乎遠遠超出了這些,現在變成我們要去學着認識它。

一方面在商業上利空,但另一方面,相對於網絡電影整體難以出圈被認知,豆瓣無法開分的困境,一些口碑向,明顯為科幻屬性的網絡電影表現卻遠遠超過網絡電影豆瓣平均分,如:

令人驚喜的是,《孤島終結》在一系列海外電影節上,獲得美國Raw Science Film Festival專業長片銀獎,2017邁阿密國際科幻電影節(Miscifi)信標獎,成為75年來首次在世界科幻大會展映的中國科幻電影。

來自於「2018年網絡電影發展狀況問卷調查」的數據顯示,一部影片的題材類型以78%的高比例決定着觀眾對網絡電影的觀看選擇。

更因為,一枝獨秀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

這個講述末日背景下,一位中國人工智能女科學家隻身犯險前往一座孤島,試圖延續人類文明的故事《孤島終結》上線愛奇藝,獲得分賬金額69萬,投資回報率98%。影片在個位數萬元成本下融合了人工智能、深空探索、末日生存等科幻核心表達,探討了延續人類文明的終極命題。事實證明,科幻電影精妙的創意和想法並不輸給特效的「權重」。

網絡電影不能拍科幻題材?貧窮限制了想象力?小成本,主打品質的科幻網絡電影有幾種生存方式?現狀看來,大概率走獨立製作,國外獲獎,國內公司扶持路線。

但作品呈現上,影片有着深刻的文藝片質感和樸實的人文關照,科幻表達下,無論主題、製作、劇作,都算嚴謹認真。在後期發行階段,吸引了中影股份、映美傳媒、微像文化、風島文化、吉吉向上等公司聯合出品,由映美傳媒宣發。

但面對「科幻」二字,大家的認知則統一站隊:動輒幾億大投資的院線電影對於科幻這頭大牛尚且沒整明白,小投資、善取巧、有團隊短板的網絡電影絕不可能是那位執牛耳者。科幻+網絡電影,基本算是個偽命題。

一個可見的案例是,作為商業片,近期上映的動作科幻網絡電影《星際流浪》就在「用戶瞄準」的策劃上,做了設計,摘取《星際穿越》+《流浪地球》的片名組合,「借鑒」《超時空傳輸》的時間循環梗,女性角色依舊穿着「清涼」,觀眾褒貶不一。

而過去市場上,一些懸疑、動作類網絡電影會突破單一的推理劇情主線,融入科幻元素,以滿足更複合的觀影需求。如《怪獸》為懸疑+科幻,《王者遊戲·覺醒》為懸疑+科幻+青春,《快遞俠》為科幻+動作+愛情,《時空救援隊》為動作+科幻+懸疑,《天才j》系列三部都是懸疑+科幻+動作的混搭,但就像《超自然事件之墜龍事件》一樣,這些影片的「科幻」,大多不過為裝點和概念,真正的賣點,其實還是懸疑、動作、愛情等。

而將科幻改成玄幻、奇幻,也與中國觀眾的傳統觀影心理相關。正如編劇宋方金有言,「我們的文化里有玄幻(奇幻)基因,一聽應劫、歷劫、轉世、輪迴,大人小孩都雙眼放光。」

未來:混搭科幻層出不窮,新興概念批量複製如今,當網絡電影傳統題材同質化嚴重,觀眾審美疲勞,商業化路線的科幻電影紛紛被提上各片方的製片日程,作為在題材調控和內容創新上的嘗試。

今日关键词:美国下起了塑料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