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快餐」区展示中环「食晏」人潮/大公报记者谢敏娴摄

民以食為先,自古以來就有飯桌上談生意的傳統。中環是香港經濟命脈的所在,白領、生意人在飯桌上洽商再自然不過,他們首選高級餐廳,因此專為商務設計的「行政午餐」應運而生。在「行政午餐」區,記者穿上透明膠西裝,進入包廂,體驗白領或商人一邊食晏,一邊傾生意,感受餐桌禮儀和暗中的商業較勁。

2020-01-23

成为2019年声势浩大的香港原创音乐剧制作

新一代力量趨成熟8月在香港舞台上演的法語原版音樂劇《羅密歐與朱麗葉》,票房難免受到影響,其間還有個別製作未能面世,9月倫敦西區的音樂劇《Matilda》便要取消演出。

2020-01-19

几乎所有客人都会抬头看看是不是自己的食物快要送到

深圳點止得一個地標!記者當天到訪無論周末還是平日都人來人往的壹方城購物中心。那兒開了一家新的以動物為主的主題樂園—寵萌社,讓遊人和動物之間建立關係,集互動、遊樂、體驗於一體,大家可以與小動物們有親密接觸。

2020-01-12

图:哈尔滨城史文物馆坐落在美丽的太阳岛上

在林林總總的藏品中,每一件都讓人留戀,駐足品閱,感受哈爾濱的百年滄桑。翻開一份當時哈爾濱四大飯店之一的新世界飯店的股東名錄,從第一頁翻到最後一頁,可以發現裏面三教九流包攬社會各界名流,不僅有高官顯貴更有清真寺都登記在冊。

2019-12-23

我停下来不是因为所见是因为所不见

我相信1900的飾演者蒂姆.羅斯是一個堅守自己內心的人,不然他的眼神如何那麼純淨,寫滿堅毅又帶着溫柔深邃和一絲絲憂傷。他安靜地說:鋼琴是有限的,你是無限的,在鍵盤上表現的音樂是無限的。城市那麼大,看不到盡頭,我停下來不是因為所見是因為所不見,是因為看不見的東西。連綿不絕的城市什麼都有,就是沒有盡頭,我需要看見世界的盡頭。上了岸,何去何從?愛一個女人,住一間屋,買一塊地,望一個景,走一條死路,太多的選擇我無所適從。漫漫無盡,思前想後你不怕精神崩潰?那樣的日子怎樣過?我無法遺棄這艘船,寧可放棄自己的生命。再次聽到這些,依然讓人眼眶濡濕,唏噓感慨。

2019-11-22

兰姐说:「真正喜唱粤曲的人

有樂師伴奏高昇歌廳每天如常於下午開場,這時段入來的客人,都是想唱和聽粵曲。歌廳由徐玉蘭(蘭姐)坐陣,今年五十六歲的她一頭短髮,予人幹練剛強之感,記者不禁問她是唱平喉嗎?她聲線響亮地說:「是呀。」此時,客人零零落落佔據不同桌子,台上正有一位年長伯伯和一位駐場女歌手合唱粵曲。狹小的舞台,後面及左右兩邊坐滿樂師,是真正由樂師伴奏而唱,並非播卡拉OK伴唱之流。

2019-11-19

汤显祖为杜丽娘赋予「一生爱好是天然」的性情

古老戲曲 再現風華說起筆者個人有關《牡丹亭》的回憶,深刻的大約有兩次。二○○二年,白先生應香港中華文化促進中心及康樂文化事務署之邀訪港,協同蘇州崑劇院來我的母校香港大學作崑曲講座與示範演出。陸佑堂人頭湧湧,全為看一折別開生面的〈驚夢〉。此次演出,後被白先生稱為青春版《牡丹亭》誕生的淵源。演出飾演柳夢梅與杜麗娘的演員,也即是後來在青春初版中擔綱的俞玖林和沈豐英。至今保留着與二位的後台合影。他們當時都是極年輕,看罷演出後,卻令人心生敬意。所謂風神俊逸,古典的神采間,有種沉着與神態流轉間抑止不住的放達與隨性。那是在作科與格律之外的。也因此,真理解了杜麗娘的心相,「可知我常一生兒愛好是天然」,竟是如此可觀可觸。此後的十數年,看過若干《牡丹亭》的版本,總會回溯那一次的驚鴻有聲。或許便是只如初見的魅力。另一次,是我返歸南京鄉里,拜訪著名崑曲表演藝術家柯軍龔隱蕾夫婦。師姐習學崑曲經年,席間獻唱並向龔老師求教。龔老師親身指點並當場示範,又正是〈驚夢〉一折。雖是清唱,甫一開口,氣韻流轉間,竟是令人忘卻當下凡俗的如醉如夢。所謂繞樑三日,大約由那一瞬的點染神采為起始。也便理解了所謂青春芳華,厚積薄發。只一瓢飲,便令人有微醺之意。

2019-11-11

于今天开始在香港文化中心露天广场上演

首演於二○一八年安徒生節的《豌豆公主(電幻版)》由德國多媒體藝團phase7 performing.arts製作,靈感來自安徒生的故事。這一齣當代童話講述一位現代公主為了尋找真我和真愛,昂首踏上冒險旅程的故事。球型裝置的舞台,配合別出心裁的燈光和煙火效果,帶領觀眾經歷一次奇幻精彩的歷險旅程。

2019-11-08

被称之为「桃胶」

桃花淚被摘下來,帶着黏膩感,放在院子裏晾乾,呈琥珀色,且有彈性。它的吃法和燕窩相近:用清水泡開以後,與木瓜和冰糖一起燉上半小時以上,即可食用,味道鮮美;亦可與銀耳、雪梨一起燉上一盅,味道更上一層樓,其營養價值不比燕窩差。做羹也是不錯的選擇,把桃膠與紅棗、皂角米、玫瑰醬一起做成羹湯,紅棗的紅,玫瑰醬的紫,桃膠的琥珀色,融合在一起,色香味俱全,一碗下肚,眉頭舒展,甭提多熨帖舒適了。

2019-10-29

我们的「小专员」不停拿着饲料走向羊驼群

享受過美食,我們繼續在農莊進行探索。沿途走,除了見到有人種植蔬菜、水果、菠蘿外,更有夾公仔機、戶外彈床、菠蘿形沙池可以供玩樂。而在入口旁邊,設有羊咩咩和小兔子的飼養欄,大小朋友可以購買飼料去餵飼羊咩咩和小兔子,甚至和牠們拍照。

2019-10-19

图:崔佳莹(左)与周深在《中国好声音》总决赛上共唱《我爱你中国》 资料图片

負責演繹這首歌曲的學員叫崔佳瑩,她的夥伴是周深。舞台的布置和歌手服裝挑選別具心思,以巨型紅色布幔作背景,太陽的火紅飄揚,彷彿盪起熱烈的東風。周深穿上天藍色西裝,崔佳瑩則穿上白色長裙,這個畫面,正是在蔚藍的天空上,艷陽高掛,飄着朵朵白雲。這個設計,把開闊的景象展現眼前,這就是世界。

2019-10-14

日内瓦大喷泉也有「夏日的抒情诗」之美名

如果說瑞士是世界鐘表之國,那麼日內瓦就是世界鐘表之國裏的鐘表之都,製表傳統已存在數百年,全球排名前十的名表大部分都製造於此,比如勞力士、伯爵表和許多人一輩子都買不起的百達翡麗與江詩丹頓。日內瓦市政府與瑞士聯邦政府共同成立的鐘表檢測單位會對在當地生產的鐘表進行檢測,只有通過的鐘表才能在機芯上鐫刻日內瓦印記,來彰顯自己的「皇家血統」。被稱為「液體雕塑」的日內瓦大噴泉(Jet d'eau)是日內瓦「捨我其誰」的地標,已經噴了一百多年。這是一個只要你來日內瓦就不用擔心會錯過的地標,因為一百四十米的噴射高度(三座比薩斜塔加起來那麼高)無論從日內瓦湖的任何方向,都可以盡情欣賞。強勁的動力每秒將五百立升水量噴射到高空,僅停留在空中的水量就達七噸之多,水從噴嘴到達頂峰再落回水面,一個回合就需要十六秒。大噴泉每年只在三月到十月開放,也因為在夏季微風吹散水柱形成的狀態讓人能夠聯想到詩歌的美妙和韻味,日內瓦大噴泉也有「夏日的抒情詩」之美名。當你靠近噴泉,無數水氣泡組成的水柱在自由下落時隨風似傾盆大雨一般迎面而來,尤其是在三十度的夏日午後,就像公園裏激流衝浪濺起的水花「沁人心脾」。日內瓦大噴泉雖然不是世界最高的,但一定是最美的。

2019-10-14

《我和我的祖国》新上画勇夺第一位

其他新上畫電影,七位導演合拍的國慶片《我和我的祖國》收九十六萬港元,排第六位;另一部國慶片《攀登者》收五十三萬港元,排第九位;活地亞倫(Woody Allen)的新作《情迷紐約下雨天》(A Rainy Day in New York)收二十三萬港元,排第十位;日本動畫電影《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懷夢美少女》收十五萬港元,排第十五位;韓國恐怖片《鬼片:驚嚇現場》收十萬港元,排第二十一位。

2019-10-10

图: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之《回归》篇

惠英紅在《回歸》單元中,出演在回歸儀式廣場內的香港警察。到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零時零分一刻,發號施令,警察列隊要換上警帽上的徽章。過程當中亦需要步操,因為整個過程是真實的,每個動作及指令都不能出錯。她說:「回歸時金紫荊廣場外有好多警察,拍攝時找了五十位輔警參與拍攝,因為正職的警察不能拍戲。幸好我以前拍攝過電影《霸王花》,在赤柱練步操超過一個月,所以我都識得步操,但口號及動作一定不能錯,這是真正的歷史。」

2019-09-25

他于一九○三年赴日本考察宪政、实业与教育

民主思想 博物開苑張謇還是近代著名政治家、社會活動家。一九○一年起就提倡「君主立憲」,宣統改元,一九○九當選為江蘇諮議局議長(圖④、⑤),成為江蘇乃至全國的立憲派領袖。武昌起義發生後,宣統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一九一二年二月十二日發布的《清帝退位詔書》,全權代表清廷的內閣總理袁世凱草擬後,交南方革命軍,經張謇修改定稿。在他和新派官僚程德全斡旋下,江蘇大部分地區實現了「和平革命」。民國成立後,出任孫中山先生為臨時大總統的國民政府實業總長。

2019-09-22

二人的角色外在形象和内在心态都有恰如其分的处理

成年演員方面,姚潤敏與陳秄沁肩負了全劇的主要戲分,二人的角色外在形象和內在心態都有恰如其分的處理。前者在劇末述說「吃燒乳鴿」的台詞,層層迭進,徐疾有致,一方面讓觀眾想像到家庭破碎的背景成因,同時亦強化了其角色多年來肩負家庭重擔的動力。陳秄沁自然而深情地塑造角色個性,亦令該角色的形象立體而可信。晴一直守護着為亡父保留的畫冊,對於這本「未忘之書」的執著,陳秄沁透過銳利的眼神和倔強的台詞,充分展現子女不忘前事的堅毅意志。她向母親(芬姐)講述多年來心中抑壓,真摯感情流露,台詞表達流暢,讓觀眾深切感受角色的內心傷痕。香港話劇團供圖,攝影:Ifan Yu, Jeffy Lau

2019-09-21

尤其让人印象深刻的应为意大利小提琴家阿卡多以帕格尼尼本人曾用过的「加农炮」演奏的小品集

圖:法國著名畫家德拉克洛瓦一八三二年為帕格尼尼繪製的肖像作品/作者供圖

2019-09-19

多部刚于威尼斯影展参展及获奖的作品亮相多伦多电影节

近年的荷里活大製作愈來愈少,除了每年出品多部超級英雄電影外,大明星大導演不是為Netflix拍片,便是參與小品獨立製作,反映了荷里活大公司製作的失衡,過分側重娛樂主導的特技電影,令主流的路線縮窄。另一方面,小品獨立製作的增加本屬好事,但如今獨立製作變成了大公司減低成本的藉口,卻令真正非主流、具獨立精神的製作更難出頭。

2019-09-17

图:东京的迷你猪咖啡店位于目黑区

我愛豬,幾乎人所共知。我的生肖不是豬,乳名雖然有個「豬」字,但只是父母對初生女兒親昵的稱呼,與動物無關。一切從小學四年級收到媽媽送的Zashikibuta小豬毛絨娃娃開始,我就成了愛豬之人。

2019-09-17

该剧便在北京、上海、新加坡、台北上演

全劇長八小時,是否節奏很慢?非也,劇情發展其實甚快。劇場內設東、南、西、北四個舞台,例如說:東舞台是醫院景,病人五號向醫生講自己故事,說到年輕時在巴黎;南舞台便接着燈亮,上演年輕五號在巴黎遭遇;接着西舞台燈亮,年輕五號已去到法國南部古堡,聽聞女主人乃來自上海;到北舞台燈亮,上海故事開展。講故事手法新穎,多位演員飾演同一個角色,轉場猶如電影剪接,相當有趣。每場戲篇幅短,而轉場快捷,所以不出現冷場。

2019-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