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场演唱会的退票程序均可在声明及公告发布平台上查询

八月十二日晚上九時許,張藝興工作室於微博發布聲明,表示鑑於「香港目前發生的事情」,取消原定於八月十七日晚在亞洲國際博覽館舉行的「張藝興『大航海 Grand Line The First Concert』演唱會2019香港站」。在此聲明發布前,有歌迷在微博、豆瓣等社交平台疑慮出行及安全問題,聲明中稱張藝興及其團隊與演唱會主辦方試圖想辦法令演唱會如期進行,包括加強演唱會安保、為粉絲提供免費往返大巴、為歌迷購買保險等,但依舊無法絕對保障演唱會當天交通狀況和歌迷安全,為此決定取消此次演出,並表示期待能盡快再為觀眾獻上精彩表演。

2019-08-14

图:张艺兴不满三星官网「模糊中国主权领土完整」

由Versace等國際品牌在產品和網站中將香港、澳門、台灣列為國家而引發的輿論風波仍在發酵。繼宣布取消演唱會香港站後,張藝興工作室昨日在微博發表聲明與三星手機品牌正式解約,稱其模糊中國主權領土完整,傷害同胞民族感情。

2019-08-14

图:汉斯.马卡特的代表作《查尔斯五世进入安特卫普》

圖:漢斯.馬卡特的代表作《查爾斯五世進入安特衛普》

2019-08-14

电影中的哪咤一直在一种身份认同的困惑中与自我搏斗

在這種價值體系中,所謂「做自己」,其實指的就是「做社會認同的自己」。哪吒對自己的命運作出了反抗,但並沒有真的完成自我內部的邏輯自恰。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相比起哪吒,龍王三太子敖丙反而完成了「做自己」的歷程。一個善良純真的少年背負着全族的希望,要殺掉自己唯一的朋友和犧牲無辜的人以築就功名。龍族的每條龍把自己身上最硬的鱗片給了他,鑄就一張堅硬無比的盔甲,同時也是一份沉重的家族枷鎖。救了哪吒的父母和太乙真人之後,為了殺人滅口不得不下狠手。被哪吒化解危機後,為了幫助哪吒抵抗天命,差點付出了自己的性命。敖丙的一系列選擇說明:成魔成仙,除了自己的心,並不需要外人來定義。

2019-08-12

沃姆以日常现成物(多为家居用品)为雕塑主体

這種對於現實世界的荒誕性的關注與想像一直是沃姆藝術創作的主題。為了凸顯這一亮點,立木畫廊(Lehmann Maupin Gallery)在五月間為他舉辦首個香港個展時,不但選用上述雕塑,還展示了他的攝影和行為藝術。

2019-08-10

让旅客在短短五分钟内认识吉隆坡的城市面貌

我們以輕便鐵路Pasar Seni站為起點,在周邊步行便可到達幾個熱門而具參觀價值的景點。

2019-08-09

另外两个型号的续航能力则为480公里

新設家庭220V充電全新的Niro電動房車,以典型的兩廂式設計,使它與傳統的內燃機房車區別不大。因應市場的需求,它共有三種型號可供選擇,除了入門版EV之外,還有EV+升級版和頂級的EV+Deluxe豪華版。由於型號不同,三者之間的售價亦有異。即使購買豪華版,「一換一」計劃下的售價亦不過是358800元,的確吸引。

2019-08-09

哈斯姬尔原本并非专注演奏莫扎特作品

哈斯姬爾某次與格魯米歐去土耳其巡演途中,在火車站台跌倒,傷重不治而離世。對於這位被硬化症、腦瘤以及慢性脊髓炎等種種疾病折磨的音樂家來說,離開或許是一種解脫,更何況她直到人生最後時分仍與摯愛的音樂為伴。像那個年代許多猶太藝術家一樣,哈斯姬爾二戰時流亡,在歐洲各地輾轉,見慣世事悲歡。經苦難淬煉的琴音,不限於自怨自艾的感傷,也不過分激昂決絕,平靜如水汩汩,卻暗藏倔強力量,好比馬蒂斯晚年繽紛生動的剪紙作品,或印象派名家畢沙羅的那些彷彿能令觀者聞到草木清香的風景畫,看似沉靜寡言、不動聲色,實則什麼都說盡了。

2019-08-08

央视新闻发起的话题「五星红旗有十四亿护旗手」

圖:市民自發響應「五星紅旗有十四億護旗手」的話題號召\資料圖片

2019-08-08

李小龙的英雄本色不仅将「中国功夫」推向全世界

趣味元素老少皆宜什麼樣的音樂可以形容李小龍?黃狄文認為,中樂為底色,融入爵士樂,交融古今、中西,這樣的樂曲特色像極了李小龍的風格。由本地潮流樂隊SIU2打造的配樂,選用中國傳統民樂器——笙,為主要樂器,或加入古箏、琵琶與爵士鼓等中西樂器爭鳴發聲。「我們用笙代表李小龍,笙的音韻黏黏的,而且有一種豐富的味道,能帶出醇厚的人生閱歷,而爵士樂有很多即興部分,就像水。」黃狄文說。為配合舞蹈,是次請到的音響設計、劇場構作、布景及服裝設計、燈光設計、錄像設計團隊,也將圍繞李小龍的武術哲學和傳奇人生來設計。

2019-08-08

(资料来自2017年度香港电影业资料汇编)即使不为电影市场

香港政府在2007年成立香港電影發展局全面統籌與電影有關的政策、規劃和活動,並自2007年10月推出「電影發展基金電影製作融資計劃」(基金計劃)以及在2015年11月推出「電影發展基金電影製作資助計劃」(資助計劃),運用公帑支援電影業,但收效都不是很大。2017年香港全年票房總收入為十八億元,香港電影票房總收入為二點五億元。全年港產片數量十九部,票房七千萬元,佔整體票房3.9%。(資料來自2017年度香港電影業資料彙編)即使不為電影市場,香港也太需要出品一些好的作品。

2019-08-08

香港一周总票房共收五千五百八十八万港元

此外,兩部日本賣座動畫電影,《你的名字。》導演新海誠最新作品《天氣之子》,以及長壽卡通人物新一集多啦A夢《電影多啦A夢:大雄之月球探測記》。《天氣之子》於上月十九日在日本上映,收五十九億零八百四十六萬日圓,約四億三千六百三十六萬港元,連續三周登上票房榜第一位;而《大雄之月球探測記》於三月一日在日本上映,收四十九億三千零六十九萬日圓,約三億六千四百一十四萬港元。最後,兩部韓國電影,驚慄喜劇《搶錢大屍殺》和音樂紀錄片《Bring the Soul: The Movie》。

2019-08-08

抖音平台上传统文化相关短视频超过6500万条

对于抖音以推进共享共创切实助力了部分行业和地区创新的上述案例,中国传媒大学教务处处长、中国网络视频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晓红教授指出, 生产者、传播者、使用者延展出全新的交互传播轨迹,记录着自我的成长,映射出社会的变革,展现了社会进步与国家发展所呼唤的社会创新动能、文化开拓路径与数字素养能力。未来,“短视频+”成为常态,多元主体协同参与,跨界融合愈发显著,随着相关政策规范体系更加完善,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逐渐被广泛应用,基于短视频的共享共创继续向跨界化、场景化、协同化、专业化等方向迭代演进。

2019-08-06

赖导于一九八八年凭其作《暗恋桃花源》在台湾获「文艺奖」

賴導的男性主觀視點在兩劇中均顯得氣勢不凡,在《暗戀桃花源》中無損林青霞所展露的女性素質。雖然蘇玉華在《如夢之夢》中魅力沒法擋,戰前上海青樓的繁華及名妓的智慧卻是有點模糊。我想這是可憑場面調度駕馭的。反正舞台的環迴設計,已把觀眾置於舞台中央,倒不如把青樓的戲呈現在四邊,妝閣置於主戲台,而劇場兩旁的走廊,正好就是青樓的迴廊,迂迴婉轉,引導着官人見小姐。妝閣中伯爵與女主角的初夜戲很重要,不能埋在又長又窄的旁邊走道上,也不能讓單一句「醉雞」的台詞埋沒一代名妓的才智。

2019-08-06

通常需要保证每根光纤在出射端和入射端位置相同

內窺鏡技術是促進醫學發展的強有力工具,用光纖製作的內窺鏡,質地柔軟,可以靈活的深入體腔或其他難以觸及的位置,實現導光和傳像,在醫學上有廣泛的應用。

2019-08-06

最初还不知道这白色小镇有多少好和多少美

米哈斯的美,首先當然在於建築物牆壁那種統一的白色色彩。千餘年的歷史是否早就如此?不是我們需要考究的重點;居民屋宇一律髹雪白色,那樣富有默契,那樣整齊統一,就叫人不可思議,很快奪人眼球、太惹人好感了。藍天白雲、藍海白屋,在炎炎夏日裏,給人一種純淨悠閒的感覺。走在陽光像熱水猛灑的街巷裏,遇到建築屋太矮,路面被曬得燙熱,最好打一把傘;因為,除非建築屋建在不同高度的坡上,或建築屋高低有別,才有陰涼處躲,不然,你的皮膚就有可能曬成紅燒肉一般通紅了。

2019-08-05

对射精管梗阻性无精症进行经尿道精囊镜精道内镜微创技术

微創技術助成孕根據檢查結果,推斷李先生是射精管梗阻性無精症,建議他進行經尿道精囊鏡手術(Transurethral Seminal Vesiculoscopy),解除精道梗阻,釋放被困的精子。手術中,泌尿科醫生使用精囊鏡進入尿道,無法成功找到射精管開口,便通過前列腺小囊「破壁」後進入精囊,將精囊內瀦留的渾濁液體,留取標本送生殖實驗室,然後將前列腺小囊內通道擴大,使精囊液順暢流出,實驗室檢測發現送檢精囊液中有大量精子。李先生術後三個月,再檢查精液發現精子數量逐漸增多,且質量不斷提高。時隔一年半,李家就加添了新成員。

2019-08-05

《唯有大海不悲伤》是邱华栋的最新小说集

二○一九年,邱華棟正好迎來自己五十歲生日。從十六歲開始發表作品,十八歲出版第一部小說集,到如今已形成三十八卷本、九百萬字的邱華棟文集,可謂著作等身。在寫作上,他對香港青年寫作者有什麼寄語呢?對於記者的題字邀請,邱華棟停頓思索了片刻,筆力深重地寫下:寫作是最好的成長方式。

2019-08-05

标靶治疗和免疫治疗同样存在多种副作用

郭醫師指,現時癌症已成為人類致死的第一或第二位。目前對於癌症的治療,趨向綜合治療模式,即多種治療方法相結合,包括西醫、中醫和其他替代醫學的方法,針對病種和患者自身的因素,盡量做到個體化治療,並保證患者的生存質量。除手術、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之外,還有放療和化療。不過,西醫治療對人體正常組織也有不可忽視的副作用。

2019-08-05

他不论在哪一个工作岗位

我們意料不到的是,十多天之前,他還與我們一大群退休老同事茶敘聯歡,那時見他雖然因受病魔折磨而消瘦了一些,但精神仍顯得不錯,他告訴我們,還有一大堆工作待他去做,我們都勸他盡量放低工作,遵醫囑專心治病,並爭取時間多休息。他對我們的關懷唯唯諾諾回應了,轉過頭離開茶座,又返回公司繼續做那永遠做不完的工作,我們只能在心中默默祝福他早日康復。然而,生命無常,過了幾天,知他病況轉差進了醫院,我們到醫院探望過他。再過幾天,噩耗傳來,他驟然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我和同事及好友們無不感到十分悲痛和惋惜,幾個手機群組平台上滿是哀悼之詞,我的心中則浮起一句問話:「堯兄,你為什麼走得那麼匆忙呢?」雖然他永遠不會回答,但我相信這不是他的本意,他絕對捨不得離開他熱愛的工作崗位,尤其捨不得離開曾與他同甘共苦大半輩子的賢妻和他視之如珠如寶的一群兒孫,可是自然規律和人的命運難以抗拒,這是無可奈何的事。

2019-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