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襄二○○六年開始寫最後一個系列長文

直來直去的袁荃猷,其實很願意幫忙。進入新千年,我們要搬新居,請王世襄為我們寫副對聯。老頭想得很認真,把我和應紅的「輝」與「紅」都嵌進去。

2019-06-18

朱常洛終於從慈慶宮住進了乾清宮

此時的鄭貴妃,已被推到懸崖邊上,縱然萬千寵愛於一身,但蓄意謀殺皇太子,也是罪不容赦。鄭貴妃感到背後一陣陣冷風颳過,讓她渾身瑟瑟發抖。沒有人能救她,她只能自救,自救的方法,也只能是哭。女人沒有別的武器,女人的武器就是一哭二鬧三上吊,因為女人的淚水,最能讓人動惻隱之心,更何況是萬曆皇帝意亂神迷的鄭貴妃呢?鄭貴妃當着萬曆的面,給皇太子朱常洛跪下,太子亦跪,二人相對而泣,讓坐在一旁的萬曆皇帝也淚如泉湧。

2019-06-18

《湖北文化蓝皮书:湖北文化发展报告(2018)》指出

图为,16日发布的《湖北文化蓝皮书·湖北文化发展报告(2018)》 刘欢 摄

2019-06-16

花哥拍到了故宫十余只“御猫”的影像

给猫拍照,其实是个手艺活花哥拍的猫,大多是“街猫”,背景比较杂乱,想要拍好并不容易。

2019-06-15

作家要不要把“自我”融入这个大时代

当下沸腾的现实生活是一部亿万民众努力发展中国、改变自己的史诗。五千年古老舞台正在上演一个伟大国家、民族的崭新壮举。面对这样一个千年不遇的历史变迁,如果作为作家的我装作没看见,故意背过身去,我不知道自己将怎么面对必定要到来的新的五千年。于是我以深圳人为题材写了《命运》,以老上海人为题材写了《木凸》,以当代中国人心灵演变为题材的《幸存者》,眼下又以港珠澳大桥人为题材创作一部电视连续剧剧本。

2019-06-14

“大家都不愿意和李恒一道出去

对于1999年才通公路的独龙江,李恒此行之难可以预见。科考不久,李恒就染上了疟疾,病情十分危重,当地政府用直升机将她转运出来,当地乡亲将她抬到边防部队的诊所,打了多日吊针,才闯过“鬼门关”。女儿在电话里苦劝李恒回来,她回答,“要死就死在这里,我的考察没有完成,决不能半途而废。”患病期间,李恒用录音机录下工作的安排、科考的进展、对家人的嘱托……万一走不出峡谷,就当是遗言。

2019-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