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在项目交易文件中项目公司已向基金做了相关承诺-重庆大渝网新闻-今日新闻网

基金公司-虽然在项目交易文件中项目公司已向基金做了相关承诺

  • 时间:

绝地求生约旦遭禁

諾亞總部門口看起來一如往常,但波濤暗涌。

該風險披露中還表示,相關貨物的交付確認,僅由項目公司提供到貨證明文件並由債務人進行書面確認,但前述文件均非面取,主要通過快遞方式提供,雖然在項目交易文件中項目公司已向基金做了相關承諾,但不排除有虛假提供或承諾的可能性。

7月9日,《中國經營報》記者通過電話、短訊聯繫了汪靜波,但未能獲得回應。

緊接着,諾亞財富30億元私募基金又陷入了樂視危局。

7月8日,諾亞財富創始人汪靜波在「內部信」中提到,歌斐資產的信貸基金為承興國際控股相關第三方公司和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之間的應收賬款債權提供供應鏈融資,總金額為34億元。

作為首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國財富管理公司,諾亞財富(NYSE:NOAH)這艘「大船」在7月8日「觸礁」——股價暴跌20.43%,5.5億美元市值灰飛煙滅。引發諾亞財富股價暴跌的,是公司旗下的上海歌斐資產管理公司(以下簡稱「歌斐資產」)。

面對突然而至的爆雷信息,基金投資者的內心也十分膠着。一位購買了此系列基金的投資人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諾亞方面並未主動就此事與投資者進行聯繫。而該產品的客戶經理則向投資者回應稱:「本金的回款不會有問題,只是利息不能確定。」

所謂冤家路窄。羅靜和汪靜波都是商界女性俱樂部「木蘭匯」成員,並在去年同場出席了一次企業家會議。

種種跡象顯示,羅靜及其持有的上市公司的資金鏈已經處於嚴重緊張的境地。

諾亞方面告訴記者,因為事情還在司法偵查階段,公司也在等待司法處理結果,所以現在無法給出更多回應。

然而,7月9日《中國經營報》記者向京東方面求證時,京東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這個事情和京東無關。承興涉嫌偽造和京東的業務合同對外詐騙,對於這種行為,我們非常震驚,並且已經配合受害公司進行了報案。」

機構反口諾亞財富創始人汪靜波在內部郵件中提及,在發現風險因素的第一時間,公司已經採取了行動。首先是相關基金,會根據法規整體延期半年到一年,從發現風險到今天,公司做了以下6件事:增加了上市公司股票質押並查封了上市公司的股票;查封了相關銀行賬戶;發出催款函,要求付款方根據債轉協議履行還款義務;啟動對該基金投資人的合規的信息披露公告;就已經到期的基金,對相關方提起了刑事和司法訴訟;向行業協會與監管單位進行備案。

有着「商界木蘭」之稱的羅靜,今年48歲,實際控制着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港股公司承興國際控股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care。

根據京東方面的回應,此次涉嫌偽造合同的廣東承興,是京東的普通供應商,在京東有一定的業務。

羅靜於1996 年在香港創辦承興國際集團,最開始的業務是為企業進行營銷,並沒有太大動靜。2015年,承興集團收購持有新加坡健康品牌Natures Farm的Camsing Healthcare;2016年,羅靜通過一家註冊在海外的公司收購香港上市公司奕達國際(2662.HK)74.35。%的股權,斥資5.35億港元,隨後改名為承興國際控股。2017年,羅靜斥資15.02億元收購了博信股份的28.39%股份。

歌斐資產2019年4月1日發佈的2019年第一季度報告顯示,報告期末基金份額總額4.62億份,期末份額凈值0.998元。報告期內基金管理人收取管理費11.7萬元,諾亞正行基金銷售有限公司收取銷售服務費35.1萬元。

風控的漏洞投資人向本報記者提供的《創世核心企業集山私募基金(SCF289)》基金合同中顯示,基金投資的底層標的為應收賬款,該等應收賬款產生於項目公司向債務人賒銷貨物,受讓的標的應收賬款是否真實、有效依賴於項目公司及債務人的書面確認。

在這些登記中,最早的一筆發生在2017年10月,標的是廣東承興控股對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的2.18億元應收賬款。最新的一筆是在2019年6月10日,應收賬款2.59億元。在這些交易中,都能看到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出具的「應收賬款轉讓確認函」,並且蓋有其合同專用章。

工商資料顯示,廣東承興成立於2016年6月,註冊資本10億元。股東構成為3個自然人,其中羅偉持股比例為97%。羅靜雖然未持股,但是在廣東承興中擔任董事長。

7月8日盤前,諾亞財富公告稱,公司旗下歌斐資產的信貸基金為承興國際控股相關第三方公司提供供應鏈融資,總金額為34億元人民幣。而承興國際控股的實際控制人近期因涉嫌欺詐活動被中國警方刑事拘留。

對此,有諾亞理財師告訴本報記者:「汪總(汪靜波)拒絕了融資方董事長羅靜提議新發一個產品來兌付到期產品,轉而報警,那一刻她已經做好了迎接股價風波、負面消息滿天飛的後果。」

值得關注的是,羅靜入駐這三個上市公司的時間集中在2015~2017年,收購這三家公司或是羅靜資金鏈緊張的根源。

7月8日晚間美股開盤后,諾亞財富股價應聲暴跌22.53%。當天收盤諾亞財富股價跌幅20.43%,報35.6美元/股,市值縮水約5.5億美元。

「我認為歌斐資產在這一項目的審核和風控上存在較大漏洞。」孫建波提到,今年3月就有中間人給中閱資本的合作渠道介紹了承興國際控股相關第三方公司的融資項目,並以上市公司信用和京東供應鏈收款進行「雙擔保」,給出了較為誘人的利息和渠道費用。當時渠道方提出不僅要和資金需求方見面,而且要和京東官方確認身份的項目負責人見面,並簽署合同。但是中間人聲稱項目負責人業務繁忙,可以另外安排別的人見面簽合同,隨後雙方就合作並未談妥。

(原標題:諾亞滑鐵盧背後「局中局」)

記者獲得的一份該系列基金內部培訓材料顯示,基金的交易結構為廣東承興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銷售貨品形成應收賬款,由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確認款項,將應收賬款轉讓至該基金賬戶,並由基金賬戶向廣東承興支付轉讓價款。隨後,再由京東付款至管理人歌斐資產設置的專項匯款賬戶,並由該賬戶劃款至基金賬戶。交易過程中,有融資主體回購擔保等。

正因如此,這場看似「羅生門」的騙局,也都指向了諾亞財富及歌斐資產的風控能力。

那麼,諾亞是如何走進「雷區」,承興國際又是如何做局的?

「我認為諾亞只是一家理財產品銷售公司。」一位私募行業人士告訴記者,其風控能力還遠未達到財富資產管理公司應有的水平。

此次踩雷產品,是上海歌斐資產管理的創世核心企業系列私募基金。中國基金業協會官網顯示,諾亞財富在2017年和2018年共發行了34期創世核心企業系列私募基金。

實際上,這並非諾亞財富及歌斐財富的首次「踩雷」。2017年3月,輝山乳業陷入百億債務風波,歌斐資產涉及輝山乳業的債權達5.46億元。2018年7月31日,歌斐資產由於沒有履行「誠實信用義務」及「審慎勤勉義務」,被證監會江蘇證監局出具警示函,責令整改。江蘇證監局方面認為,歌斐資產明知基金受讓的基礎資產系遼寧輝山乳業集團(瀋陽)有限公司對輝山乳業(中國)有限公司的借款債權,卻在基金合同中披露為應收賬款債權,未履行誠實信用義務。

中閱資本管理股份公司總經理、首席經濟學家孫建波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此事的核心是「諾亞被騙」。孫建波說:「借用個辦公室、拿個假名片和假的公章,就能偽裝成一個公司的高管,這樣的騙局太多了,操作起來太容易了,如何能夠保障該公司與京東交易的真實性?」孫建波認為,雖然現在諾亞歌斐資產的「爆雷」一事並不明朗,但預計問題出在承興國際與京東的供應合同真實性上。

根據7月8日晚間歌斐資產向媒體披露的聲明,公司作為基金管理人,已經採取各項法律措施,並切實履行管理人職責,依法全力保障基金投資人的合法權益。由於相關方涉及金融詐騙仍在刑事偵查過程中,公司預期在創世核心企業系列私募基金投資期屆滿時暫時無法進行分配,因此依據基金合同約定對基金份額的投資到期日延期。

根據7月9日晚間京東方面的回應,廣東承興核實了警方出具的多份所謂「應收賬款確認函」,均為偽造。

股權收購后,A股市場持續低迷,當時的收購成本價為23元/股,7月5日博信股份收盤價為12.28元/股。除此之外,蘇州晟雋持有的博信股份已經全部質押,質押方為杭州金投承興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公司,質押期限為2018年6月29日至2019年12月20日。

同時,歌斐資產會依法保障基金份額持有人的合法權益。基金產品存續期間公司已經發現了一些風險因素,在第一時間啟動與相關方的驗證與協商工作。為此公司已成立特別應急和處理小組,採取必要應對措施,完成的處置工作包括但不限於增加基金產品的增信措施;對相關方發出催款函要求履行還款義務;與相關方對賬及開展資產梳理工作;對相關方依法採取法律措施;並已向監管機關進行報備。

在收購博信股份之前,羅靜註冊了蘇州晟雋營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蘇州晟雋」)。在當時的收購中,上交所要求蘇州晟雋披露資金來源,隨後蘇州晟雋方面回復稱,收購資金中2億元來自股東認繳註冊資本,剩餘部分的收購資金來自控股股東廣州承興營銷管理有限公司的自有資金。

一位金融從業者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應收賬款融資是供應鏈金融中最常見的融資手段,即一家企業如果和另一家企業有供貨合同,企業可以就合同形成的應收賬款進行轉讓或質押,融資方相當於提前拿到了回款。如果被供貨方是一家大型的知名企業,資金出借方會認為其還款有保障,獲得融資的概率也較高。但是,這樣的融資模式也極易被對方拿着虛假的業務合同矇混過關。

與此同時,業內也傳出「承興國際董事長此前通過諾亞發行的產品無法兌付,在找諾亞要求繼續發新產品時,後者報了警」的說法。

然而,由於現在事件仍在繼續發酵中,諾亞客戶經理聲稱的「本金的回款不會有問題」是否能得到確認,仍然是個未知數。

正經歷「踩雷」承興風波的諾亞財富還好嗎?在上海的陰雨連綿中,《中國經營報》記者來到了諾亞財富的總部,發現總部門口看起來一如往常,但波濤暗涌。

行業內對此騙局保持着高度警惕,但是歌斐資產卻成功「入套」,未能和京東實際業務的經手人進行過核實。

一聲驚雷汪靜波所指的承興國際控股相關第三方公司是廣東承興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東承興」),該公司董事長羅靜因為涉嫌刑事欺詐,已經於6月2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刑事拘留。汪靜波稱,已經對承興和京東提起司法訴訟。

7月10日,基金投資人收到落款為歌斐資產CEO殷哲的說明信,其表明針對該事件公司已經成立了特別應急和處理小組,並且已經積極聯繫了一些大型資產處理機構,做了有效的交流,爭取在基金延期到期前,提出可行方案。

戲劇性的是,隨着基金信息浮出水面,包括京東、蘇寧在內的交易方紛紛表示,廣東承興涉嫌偽造業務合同。諾亞報案、京東否認、承興造假,這起涉及34億元的基金爆雷,似乎陷入了羅生門。

2019年,諾亞財富幫助聯創資源永宣資源基金募資16億元,當時給投資者的承諾是「3年即可基本完成退出,預期回報達到5倍」,然而在7年後,基金資金只收回了5.6%。在這筆基金中,諾亞的獲利約為6589.39萬元,僅管理費收入便佔到了基金整體管理費的35.69%。正因如此,諾亞也被投資者質疑存在虛假宣傳。

承興「做局」央行徵信系統顯示,廣東承興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共有71筆應收賬款質押和轉讓登記記錄,其中質權人為歌斐資產的共有58筆,質權人為諾亞(上海)融資租賃的共有3筆,總的交易額約為100億元。

隨後,蘇寧易購方面也回應稱,廣州承興與蘇寧易購應收賬款債權供應鏈融資事宜經核實與公司無關。

今日关键词:规范校外线上培训